您的位置:主页 > 六i合采今晚开奖直播 > 靠打游戏赚钱的普通人:月入千元的打金者、日赚百元的陪玩、年入

靠打游戏赚钱的普通人:月入千元的打金者、日赚百元的陪玩、年入

发布日期:2019-09-11 12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挡刀丸(化名)就是其中之一。他曾在某竞技游戏里排位全区前三,由此想过将兴趣转换为职业。他的目标是成为游戏主播,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只是一介帮厨。直到半年前,挡刀丸为目标跨出了实际的一步。那时他辞去工作,驱车前往异地,他的亲戚介绍了一份月入近万的工作,而且门槛低至会玩游戏就行。他觉得,这是个靠近理想职业的机会。

  与挡刀丸想象中不同,那是一家GS(游戏销售)工作室,而不是培养主播的摇篮。面试不过 20 分钟,他以不善陪聊为由,打了退堂鼓。

  “靠打游戏赚钱,至少得有天赋。而我手头没有资源,技术又不行,根本赚不了钱。”

  他后来如此开导自己,并认为只有少数人才能靠游戏“取巧”赚钱。但挡刀丸视为不切实际的事情,其实越发成为了一种常态。因为,随着产业升级和环境变化,你我总能见到,职业玩家与明星主播之外,越来越多的普通人靠此营生找到了自己的出路。

  但对于普通人来说,靠游戏赚钱,真的是美事一桩吗?这份职业,它真的很理想吗?为了得到答案,葡萄君接触了做游戏打金,做游戏陪玩,以及做游戏代练的人。

  今年二十七岁的曹启辛(化名),独居,无业,以打游戏度日,极少与外界来往。他如此状态持续了四年,被母亲和亲戚视为没出息的人。

  失业之前,他曾在亲戚的介绍下,在一所加油站务工多年,攒下了十来万块钱;回家后,九成五的积蓄,都用来报答父母恩,并表示自己想换条路子。但他的辞职行为,遭家人反对和质疑。曹启辛说,他得不到支持,又觉得“没脸见人”,从此深居简出。

  四年时间,曹启辛没主动跟家人要过一分钱,而他维持生计的办法,主要靠的是在传奇私服里打金。曹启辛并不只是会玩《传奇》,但这是他熟悉了十几年的游戏。彼时,其生活窘迫到不敢买可乐、一餐只吃蒸土豆的地步。但他不想外出讨生活,于是要紧关头下,他在最熟悉的游戏里,看到了一条“理想”出路。

  曹启辛是个人打金者,每天的游戏时间是8- 12 小时,游戏内容是“打怪”和PK,并由此获得高价值装备。将打到的装备换成货币后,他将视物价高低,决定兑换成现金的时机。他每年只开张3- 6 个月,每次赚的都不多,月收入不过一两千元。按照他的说法,游戏中所得到的收入,是其一年的开销保障。

  “但我总觉得,我一个二十七岁的人,去打这个游戏赚钱,真的好Low(低级)啊。”

  在打金的路上,曹启辛内心颇有负担,而他所谓的低级,除了不合年龄的作为之外,也包括了在自己热爱的游戏中,通过博取他人信任来换取资源的行为,尽管照他的说法,这并非有意为之。

  曹启辛表示,打金者在游戏中并不受欢迎,很容易遭人“追杀”。因为这点,他觉得自己的身份在游戏里不太光彩。不过,游戏里有一群朋友并不介意他的打金行为,并将其视为“对游戏有追求的人”。尽管如此,曹启辛没有公开过自己穷困潦倒的现实困境。

  他巧立了一个不充钱的“高玩”人设。而在这个“做戏”的过程中,他一边打金赚钱,一边从收入中,拨出一部分用于强化战力;他磨炼技术,积极参与团战,让自己成为争强斗狠的打手,并在家族语音频道里以二当家的身份释放热血;但他又不能将货币轻易卖给同一势力的玩家,只怕被人识破;他还得靠一身“垃圾”装备去挑战RMB玩家,而他必须以弱胜强,才能守住人设。

  通过这种刻意的伪装,曹启辛在游戏中得到了好友的资源支持,从而改善了自己的打金环境,提高了收入水平。但这个戴面具的行为,也带来了所谓的后遗症:一方面,要同时兼顾好打金和帮会活动,曹启辛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,这让他感到身心疲惫;另一方面,在好友真诚相待之下,他认为自己愧对信任,不敢与其他人有深入交往。

  今年夏天,本该再次开张的曹启辛,没有重新登陆游戏。当游戏中的好友,通过微信多次喊他上线时,他故意保持沉默,希望被人遗忘。他告诉葡萄君,是时候和善意的朋友们保持距离,从而了结这不体面的打金作为。

  “为了游戏中的朋友,我必须更加拼命地去战斗,但每次快被打得不成样的时候,我又必须得顶住,不停战斗。”

  专职打金,月入千元,这等收入放在今日,似乎只够勉强糊口。而一位在二手交易平台上做游戏陪玩的女孩,告诉我,在今天靠打游戏赚个千来块钱,其实很轻松。

  女孩正在念大学,今年暑假期间,她在某鱼平台上拍卖起“陪玩”的单子,《王者荣耀》《和平精英》都接, 5 元钱一把。这份兼职让她既躲避了七八月份的阳光烈焰,又在家中坐收了上千元钱。她最后用这笔所得,买了心仪的衣物。

  比起上面这种“野路子”,更多人选择在专业的平台上,做起陪玩的生意。于今年 6 月份毕业的姜酱酱(化名),便是其中之一。她表示,她从去年年底开始接触陪玩这份工作,目前收入水平是每月 3000 元左右。

  9 月初的某个下午,在一个号称“超过 1000 万人使用”的陪玩App上,姜酱酱接到了葡萄君的订单。尽管这是一个「五子棋」名目的陪玩单子,但我所消费的 30 元钱,用在了一小时的聊天上。我们全程没有玩游戏。

  “我跟你这样讲吧,所有的五子棋其实都是聊天单。这不是我一个人这样,整个XX平台上的(五子棋单)都是聊天的。或者你想听歌,想看电影,也是可以一起的。当然,你要是就想下五子棋,我陪你一起下也是可以的。”

  姜酱酱告诉葡萄君,游戏并不是陪玩的唯一媒介;另外,除了游戏技术外,个人的声音魅力和言谈能力,对于做好这份工作来说,也是相当重要。

  聊天的话题,基本绕不开对方的工作。说完要领和心得,姜酱酱向我解释了做陪玩的缘由——在本地找不到对口工作、人比较懒、来钱快,以及描述了她工作中的小目标:日入 100 元以上。

  姜酱酱是以全职的状态投入到这份工作的,她在平台上开通了三个陪玩项目,有 30 元左右的聊天单,也有 10 元一局的游戏单,而她迄今为止的总订单数量接近 700 单。

  “每天赚一百元挺容易的。按一小时 30 元来算,一天只要有四个小时的订单就能完成目标。”她表示,如果愿意起早贪黑,那么 24 小时内所能赚到的,不止这个数字。而每月能有 3000 元收入,对一个居住在四川南充市的女孩来说,似乎还有些小满足。

  不过刚刚接触陪玩没多久的天天(化名),并不把 3000 元放在眼里。 9 月 7 日, 22 岁的她在某陪玩App上更新了动态,记录了自己做陪玩的第十天。“从业”时长虽然有限,但天天已经有了超过 250 单的收获,这其中不乏一连好几个小时的大单。而这个成绩,或许有赖于她是同龄女生中少有的「荣耀王者」。

  在交流中,天天将做陪玩的缘由归结为「玩游戏」和「有收入」的同时性与便利性。在她看来,游戏水平已经达到了一定高度后,与其“免费”跟人组队玩,倒不如用“收费”的形式,发挥自己的特长。她甚至可以理直气壮地对自己的朋友说,“你们凭什么不花钱跟我玩”。

  天天表示,这并不是唯利是图;她只是为人傲娇,处事率性。她说,自己做陪玩比较看心情,当所谓的顾客或老板在平台上筛选对象的同时,她本人也在秉持着一套标准,用来过滤掉令她反感的人——例如没有合作意识的玩家,或是缺乏素质的用户,以及另有所图的人。

  天天强调,陪玩平台上少不了“舔狗”,但她不愿意与之为伍。她说她看不起这样的人,“你在给人做陪玩的同时,别人其实也在陪你玩。”对于她认可和喜欢的顾客,天天经常会反过来打赏对方。

  而另一位做了将近一年陪玩的八日月(化名),其月入过万的心得,却是“只要尽量满足老板的心情”。

  八日月是一名 95 后,中专文凭,曾跑过滴滴,也做过餐厅服务员,如今他和对象一起配合着做《王者荣耀》的陪玩工作,一局的收费大约是 15 元左右。所谓的配合,指的是男方做打手,www.48487.com,女方做商务——或者说,男方负责陪玩,女方负责陪聊。

  八日月在其追求的价值上,似乎收获不菲。他告诉葡萄君,他在某陪玩平台上,大约有 1 万 5 的粉丝量,人气排名位列前三;而他口中照顾其生意的老板,至少有六七百个进入了微信联系人列表。

  一方面会哄顾客开心,另一方面加上对粉丝的运营,这让八日月有底气说出:“我感觉每天随便叫粉丝刷一两百块钱,特别简单。”

  也许对方在吹牛,但在新偶像时代里,比起电竞明星和网红主播的收入,他所说的那点经济效益,根本就微不足道。而我所在意的是,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游戏陪玩,跟你聊起了有关粉丝经济的线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